牧庭光。

My dream.



  你收到一張簡練的字條。
 

  對方十分有風情的使用古樸的羊皮紙配上天藍色絲帶,你小心地將之攤開。紙上用蠟筆畫了一座顯明的鐘塔並註明你得於午夜十二時獨自前往,那俏皮可愛的箭頭直指塔頂。

  你不疑有他的照著指示前往。

  路途一片開滿白色玫瑰的花園你不禁駐足,指尖輕捻嬌嫩欲滴的花瓣兒,月色攏著輕紗朦朧了視線,那被碰過的辦片似乎染上了一層淡粉猶如少女羞澀。

  枝枒上的雀鳥高聲道,摘下吧摘下吧,那位美麗的姑娘說想跟你走你可聽見了?

  你在之中聽見了烏鴉啼鳴,鬼使神差的截下那枝花梗。牠們都笑了,啾啾聲不絕於耳,前方的鐘塔傳來了第一聲響,你才驚覺時間已近乎於此急忙抬腿奔跑起來,離去前不忘脫帽行了一禮手裡還捏著那朵玫瑰。

  深藍的知更朝著你說:願春之女神泊瑟芬祝福您,親愛的過客。

 
 
  十二時的鐘聲敲響最後一下。

  你最後並沒有到達鐘塔。

 
  你睜著雙眼睛,只要再跑一步,只要再跑一步就能夠碰著鐘樓那扇鏽蝕腐敗的木門,胸口空洞的風聲呼嘯,風聲呼嘯而過的涼意令你渾身發顫,渾身發顫得你已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什麼東西都提不住了。

  然後你看見了直直掉落的玫瑰插上了腥紅的土壤,吸收水與養分的速度快的不似真實。

  深紅的玫瑰在倒下的你臉前彎下了腰。

 
 


 
 
 
  噓──該閉眼了哦。

  END.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