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庭光。

My dream.

↬ 0521.

  他沉進最深最深的海裡,任由魚群親吻噬咬,沒了呼吸沒了泡沫,埋葬了想再說一次的那句孤獨。

  ❖

  就暫且不說那遍地落雪,光岔著臂膀播下稀疏的塵,溫潤成零散的碎布轟然砸上他再不會感到闃黑以外的眸,光譜的拆解將不再發揮作用。

  徒然層疊的重影,他見著它迎著落日清晨不住的向上,枝椏零散啪嗒一聲的摧折,拄著拐杖的老者暴躁伸長了指爪。

  
  他說,蒼老孤白的容顏憤恨而扭曲。

  「好一個堅貞不屈!你和妳母親一樣也不過是下賤的  。」

  ❖

  那日午夜的浪花喧囂的撲上了岸,他恍惚間自夢裡醒來,嚐到了嘴裡苦澀的森然。

  然後他聽見了,他真的聽見了——


  在時間的第十三次擺盪下敲碎的最後一記響鐘。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