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庭光。

My dream.


 
 
  我將撕裂我的翅膀在脊樑種下那株白色的花,任它在我死亡後的脊骨生長,吸食屍骨未寒的血液成就玫瑰的艷。

  那雙金色的瞳仁會盛滿我眼裡的虔誠進入無以為繼的盛世華年,那裡將不再歌舞昇平,貪婪吞噬無際星空,我會越過藩籬把星光捽進手心。我想溶解星屑,雙手捧著到你面前。
 
 
  你會要嗎?



  ——你會要嗎。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