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庭光。

My dream.

〈燦陽下的痕跡〉



  那時候,春天還沒有染上春天的顏色。

 
  一片片破碎的金黃是被寒露切割的陽,泛著毛邊融融的和大地接軌。赤裸的枝條上綴著初生的嫩芽,連帶著車站前熙來攘往的急促也被這股生氣柔化了。

  街上發傳單的小伙子笑得比昨日更真誠耀眼,一邊哈腰一邊向行人遞出彩紙,動作一成不變,手腳卻勤快了不少。稀疏自人們口中呼出的白霧將招呼聲襯得朝氣更甚。

  米拉聽見了不遠處教堂傳來孩子們的高歌。

  「哈雷路亞!」水池前捧著厚重經書的教徒跟著飄散空中的旋律一同扯嗓高讚,為他們的神獻上最熱情的讚頌。

 
 
  ✢
 

 
  沒有人會嫌棄冬末暖陽,那是即將迎來初春的證明。

 
  微笑著的老闆如此嘆道。她悄悄自櫃檯後頭探出腦袋朝對方回以善意的笑,點頭附和,滿臉認真。嘴角邊來不及抹去的麵包屑卻不小心洩露出真相。

  女孩兒嚼著未咽下去的麵包臉頰微鼓,像極了一隻貪吃的小松鼠。

  「米拉呀米拉。」那模樣惹得轉過身來的老闆捧腹大笑,臃腫的身軀一顫一顫地,差點兒拿不穩手上的竹籃,他戲謔的說道:「妳再吃下去我都不用做生意啦。」

  米拉無辜的眨眨眼,默不作聲的偷偷收回朝杯子蛋糕伸出的手,可憐兮兮。







  麵糰在烤爐裡發酵,誘人的香氣沿著時間的軌跡瀰漫,一點一點的,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逐步趨於一致,曲向於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