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庭光。

My dream.


 
 

  那位老人不斷念叨著世間萬物。

  親情、愛情、友情;過去、現在、未來,枯朽的雙手似要嵌進血肉,哭著道他的愛人沒能挺過那場戰爭,屍骨無存的風中消逝,而他卻沒有辦法沒有膽子陪著一起。

  撕心裂肺的哭嚎也不過矯情。
 
 
 
 
 

  你說他怎麼就沒法閉上嘴巴消停片刻呀?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