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庭光。

My dream.

 ▎ 0807
 
 
 
  那是個近乎迫切的親吻。

 
  ❖
 

  好疼,好疼的呀,安吉爾悶著聲似哽咽。

  他說在你離開的那幾年我沒有一日是好的,供給生命的氧氣漸減一呼一吸都泛著腥甜的苦,好似全身的細胞都在叫囂著疼痛。

  自那之後我仍和上帝祈禱,但每開始一件事我就在等待結束與失去。

  安吉爾用盡所有氣力攬住亞伯特的脖頸,可聲嗓卻輕如鴻毛至幾欲顫抖。他問,你怎麼就這樣回來了?你不是說不要我了麼?可現在在我眼前的你又是怎麼回事?

 
 
 
  —— 你怎麼那麼久才回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