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庭光。

My dream.

#對文紀錄 with和和
#BL

・→ 我。

  “If I had a single flower for every time I think about you, I could walk forever in my garden.”
  (翻譯:假如每次想起你我都會得到一朵鮮花,那麼我將永遠在花叢中徜徉。)
 
 

  金棕色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一夜輾轉,一頭微捲被壓揉得一翹一翹,沃爾森靠在窗邊任由晨光鼓噪,指尖隨意捻開眼前的阻礙物,半覷著眼觀看光影下的微塵飄揚著絢爛的晶燦,模糊了視線。
  空氣濃稠而膩人,拉緊了浴袍的一角他陡然覺得就算外頭日陽多炙他仍感到有些涼,房間內充滿那個人的味道讓他幾欲屏息——似乎這樣也挺好的,他念想了許久,許久的。

  ——可能嗎?
  ——不對,不對,他差點忘了……
 
 
 
  他忘了自己從不在白日與摩耳甫斯相約。

 
  ❖

 
  忽然教堂的鐘聲敲響第十二下。

  凝滯的世界被攪動,痛苦牽絲的呻吟。
  他回身對上一雙睜開的眸,沃爾森說他看過好些迤邐旖旎的美景也見過好些美麗嬌柔的人兒,卻沒有一幀能比得上他眼底閃爍變化的顏色哪怕只有一種。

  「醒了?」唇邊慣性的笑意綻放,他斜睨對方嗤笑出聲,「喝了個爛醉,還吐了我滿身,你是失戀還是純粹找虐?我沒介意我那可憐的襯衫還讓你留下睡了一晚我可真是實實在在的好心腸。」

  他沒等對方回應,踱著輕巧的步子連至床沿彎身拍了拍床上人的臉,徑直打斷他開口的途徑,他現在不需要開口。

  「你最該慶幸昨晚我僅存的良心仍發揮它剩餘的價值沒有醉在溫柔鄉,就是可惜了那位美麗且熱情的小姐。」

 
  「而現在,你該滾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