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庭光。

My dream.

 
  倘若墜入深淵,請隻手剪裁了根莖,拾撿剝落的花瓣,他說要是沒了那層漂亮的皮表支撐它永存的價值,花朵充其量也就只是令人作嘔的生殖器官。

  腐爛衰頹的玫瑰;展翅凋落的天堂鳥。嗅聞後香氣依舊,腐朽中的馥郁芳香。他在悲痛中扮演淒涼的歌者,在午後昏黃,用剪刀的利刃刺瞎了自己並且詠唱哀歌,詞裡的愛情化作腥紅的血。心臟被狠狠掐住,他笑著說我也要去地獄了。

  他在最後殺死了那位先生,拒絕吞嚥。

 
 
 
  而你也本不該存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