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庭光。

My dream.

 
   哦!無意義的悲哀,和夢呀——

 
  你踩著我的血前進,邁入無底的深淵,人們總渴望純潔無瑕的處女,但得到後也依舊管不住自身,嫵媚的、嫵媚的  在身下輾轉低吟,而你粗聲喘息。

  她張開手提起裙擺,轉了一圈又一圈,最後低身行禮,唇角的弧度鼓動心弦和樂,勾著男人的臂膀笑著問她的丈夫,你看見那位妓女小姐了嗎?那位可憐的,可憐的小姐呀——

评论

热度(2)